黎明之前,泡沫终焉(1)

-回复 -浏览
楼主 2021-04-05 07:37:17
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


黎明之前,泡沫终焉
第一章

五彩缤纷花飞絮,在延绵的天山之中漂浮,一个惊雷划过山间,伴着凉雨拂过燥热的天空。


1


我叫忆琳,一名安安静静等待高考的高三学生,但就在这一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,一个安静不起眼的女生,不知何时起成了一个近乎全校皆知的人物。故事要从那天午休说起……

每当午休我都会习惯到楼下传达室看信,在那个通讯设备仍未发达的时代,我们更喜欢用信件沟通,时不常还会找几个笔友。不仅是为了沟通,同时更期待每一封来信上贴的邮票。

“大爷,所有的信都在这儿了吗?”

“窗台儿里面还有一摞,看完放回去啊!”大爷一脸不屑,没好气儿的回了一句。

我呢,当然只是撇了撇嘴,不去理会大爷什么态度,自顾自地翻着每一封信,羡慕着别人信件上漂亮的邮票,可惜并不属于自己。“忆琳,亲启”信上没有写寄件人是谁,这个字体也好陌生,不过邮票还是很漂亮,也非常精致,而且邮戳上可以看出是同城的。没再多想,习惯性地先把邮票小心翼翼地撕下来收好,继续翻找是否还有朋友寄来的信。

低头走向操场,好奇心促使我先去拆开了那封陌生的信件,眼神直奔落款儿:“豪”?等等,那一瞬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是他么?真的是他么?心里说不出的滋味……

豪,比我大四届。那时我刚上初一,我的初中院校初中部跟高中部在一起的,刚入学、一个陌生的环境,出现了那么一抹抢眼的色彩,可谓是分外吸睛啊。每天上午第二节课后都会有眼保健操,同时这期间会有高中部的一些学生会轮流串班检查卫生。就是那会儿,那一抹色彩让不少女生露出惊讶的表情。对于那会的我们来说,顶着一头酒红色的长发,第一反应就是“学校不管他么?”结果,显然是学校不管他,人家也算皇亲国戚,校长的侄子,人家连学费都可以不交。而他呢,当然也凭着这一外表招来不少小姑娘的青睐。例如我身边两个比较要好的姑娘,也包括我!

那个年代还是个BB机盛行的年代,所以也可能就因为这点,男生、女生想要表达什么恐怕都是通过写情书的方式吧!淼是我们当中第一个这么去做的,但是送信的重任就交到了我和好友小妖的身上,女孩子都害羞的嘛。我俩一样也会不太好意思,但是心想反正不是我们写的,也就大胆的去试试看了。

课间,那一抹色彩出现了,我跟小妖你推我搡的都不好意思去,眼看他就进教学楼了,小妖拿起信低着头一股脑跑了过去,上去就是一掌,

“嘿,给你的”。

豪低下头接过信,征了一下“给我的?”

“不是我给你的,她给你的”小妖解释着,手指向了淼。

“哦”拿过信,豪转头就走了。后来嘛,当然是一直来往信件不断了,递信的事还是有我跟小妖承包的。慢慢的,我发现小妖跟他也有书信往来了,但是如何开始的,我就全然不知了。而我呢,同样也加入了这个行列。就这样我们互相通着信件,扯着有的没的,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而我们也在初二这年搬到了新的校址,学校里递信,也就变成了邮寄了。至于后来的他们还联系不联系,没人说,我也就并不知晓了。

不过很快就证实了一点,他们还是有联系的。

这天是我14岁生日,放学我依旧背着书包低着头向校门口走去,准备绕到学校后面存车处,骑车回家。但就是那么一个不经意间,我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。“他怎么来了?”心里暗自期待着是因为今天是我生日他才来的。可天不遂人愿,是我自己想多了。的确,他有预备生日礼物给我,一个毛绒玩具。可是,他并不是特意来找我的,他是来找小妖的。他一直都不知道我内心的想法,我也从未表达过什么……

“跟你说个好消息,我跟小妖交往了”。

他一直都是拿我当妹妹看待,他认为这是个好消息,所以选择跟我分享,然而我并不这么认为。

“你俩谁追的谁啊?”不甘心、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“之前一直不是跟你们仨有书信来往么,小妖问我要不要试试看,我也就答应了”。

我不去看他,当做没所谓,看到小妖出来了,我便跟他道了个别就走了。从那以后,我跟他也便不再有信件往来了。

本以为事情就这样慢慢过去了,就跟我没什么关系了,谁成想,不知道哪个嘴欠的把这些事传到了老师的耳朵里。真丢人,我竟因为这个被请了家长,说我早恋。天哪!我倒真希望恋的那个就是我,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这么冤枉,这么委屈。这阵风波总算是告终了。每天重复着放学留下背英语课文,补习。谁叫班主任偏偏是英语老师。总算是把这一年熬过去了。

初三的生活,不用说了,枯燥乏味,每天都是复习,做卷子,考试。虽然我们又搬回了原来的校址,但是他毕业了,考到了别的学校。

生活有条不紊的过着。就在我们被各门科目的卷子各种洗脑的时候,非典(非典型性肺炎,“SARS”)来了,我们复习了许久的科目,最终也不考了,中考只考核语数英三个科目。对于我这一个“瘸腿”(偏科)的考生来说,简直就是天大的噩耗,我该用什么来拉分呢?!我们也因为可怕的非典停课了。最终的中考成绩当然是不尽人意,我没有留在本校,就差了大家嘴里说的那三分。

如今我所在的高中院校,是一家民办学校,尽管是这样一家学校,那还是我初中的校长还是主任那种人物给写的推荐信去的,我也不知道这学校到底好在了哪里。唯独只觉得学费很漂亮罢了……

高中的前两年我还算是挺安静的就这么过来了,谁知高三寂静就被这么一封信给打破了。这回的信件往来只是作为了我们故事开始的篇章,信件中我们留下了联系方式,之后的所有联系就全靠手机了,上课发信息,下课发信息,一天抱着手机,甚至聊到半夜。好像断了联系的这几年,我有一肚子的话说不完。几天聊下来得知从那场请家长的风波开始,他跟我们所有人都断了联系。如果不是我当初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写了封信寄回原来学校,被校长拿到了,估计我俩也就不会再联系了。


to be continued......









我要推荐
转发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