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永瑄:被遗忘了的一渡水太平军起义头领

-回复 -浏览
楼主 2020-11-20 15:51:57
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

中龙院轶事 (之十)


范九高听说吃完饭又要他带路回去,心里好生苦恼。他前天到烟子山寻草药就翻山越岭走累了,今天一口气又走了一百多里路,脚都肿起来了,哪里还想连夜往回赶?就恳求允许他先歇一晚,明天再走。王班头把脸一沉:“你难道想让反贼逃走不成?你偷了何永瑄的信,他如果发现了,肯定会潜逃,如果逃走了,你不但报信的功劳没有了,反而帮了反贼,那你就与反贼是同罪了”范九高心里叫苦连天,只得强行上路。


那些捕快都是练家子,一个个脚轻手快,走起路来自然很轻快,可怜范九高咬紧牙关跟随,稍一落后几步就被王班头训斥一顿,这时他倒有点后悔了:早知受这个罪,我就不来告这个密了。好在这天后半夜月光明亮,不用火把灯笼也能看得清路。当天色麻麻亮时,他们已到了南庙。九高对王班头请求歇一会儿再走众捕快也感觉有点饿和累了,于是敲开一家饭店的门,命老板火速做好饭菜。他们狼吞虎咽吃完了饭,又立即上路。这里离中龙院还有六十多里路,反正要夜里才能行动,所以他们就先隐秘地走到范家。


范九高将九个捕快让进屋里,要仆人赶快准备饭菜。吃完午饭,他们十个人就围在堂屋的一张桌子上看范九高画的地图。这是中龙院何家大院的一张简图,范九高一一介绍何永瑄和何儒连的住房位置。昨晚范九高到县衙告密时就如实向县令交待了何家的情况:何儒达隐居多年,不可能参与其事;何永瑄的三个弟弟都还在学堂读书,也不可能参与其中;他的两个叔叔早已分家另过,也不会参与谋反。何儒连父子则必须拘押。


这天正是咸丰四年三月初一日,天黑了以后,这批人在范九高的带领下悄悄从范家出发,直奔中龙院。一路上虽有人看到这些穿着号衣的捕快,但谁也想不到他们是去哪里干什么的。他们走了半个多时辰就到了中龙院对面山上的凉亭里,进行了分工。居高临下观看着中龙院的动静,只见朦朦胧胧里有几点火光,有几声犬吠,一切一如往常。又过了一个多时辰,一点火光也没有了,一片寂静。他们悄悄下山,在接近中龙院时,有几只狗叫了起来,接着全村庄的狗都叫了起来。王班头先翻墙进到院子里,放开朝门,一行人就全都拥了进去,又悄悄地把朝门关上。


这时已经快半夜了,何永瑄因昨天从东安走路回家有点累,就早早上床睡了。他回家时听老婆说范九高因寻草药在这里歇了一晚,也没怎么在意,更没想到书信被盗。正当他睡得正香时,突然房里一片明亮,他睁开眼一看,两把雪亮的钢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了,吓得他目瞪口呆、动弹不得。王班头沉声说道:“别反抗,也不要声张。赶快穿好衣服起来跟我们走!”尽管何永瑄见多识广,哪里见过这种阵势,早吓得浑身乱颤了。等他抖抖索索穿好衣服后,一条铁锁链就套在他的脖子上,一副手铐铐住了他的双手。王班头将何永瑄牵到院子里时,其他的捕快已把何儒连锁拿在那里了。父子相见后一句话也说不出,两人都已吓得面如死灰。当他父子俩被押走后,庄子里又完全恢复了平静,何儒连一家人还都在睡梦中。


三月初二上午,何家人正奇怪何儒连父子怎么还不起床吃早饭时,一个嫁到西村坊的何家女子赶回来报信了。原来昨晚捕快秘密把何儒连父子锁拿到西村坊祠堂关押起来,一大早,整个西村坊的人都知道了。这个女子见是自己的娘家人被抓了,就赶大早跑回娘家报信。何儒达、何儒递、何儒进及众子侄急急忙忙赶往西村坊,可当他们赶到西村坊时,捕快们已经押着何儒连父子走了一个多时辰了。他们知道已经赶不上了,只好回中龙院商量对策。一家人商量来商量去,最后做出一下决定:拿出全家所有的银子,让永瑶三兄弟赶往县城打理。结果收来收去只有二百多两银子。这时也快天黑了,三兄弟也顾不得天黑,连夜赶路,一直走到大天亮,才赶到县城。


三月初三上午,县令升堂,捕快带过两个犯人跪在堂下,两边站着十几个衙役,衙门外排着四十个手握钢刀的兵士。县令惊堂木一拍,厉声喝道:“堂下反贼快把自己的不轨之事从实招来,免受皮肉之苦!”何儒连已经五十八岁了,虽然文武双全,却从来没有经过这种场面,早已吓得面如土色、身如筛糠,哪里还说得出话?何永瑄倒是镇定了下来,平静地说:“大老爷在上,小民不知犯了何罪?”县令听他这等说话,早已火冒三丈,喝令一声:“先拖下去各打二十大板!”两边衙役齐声吼叫一声,接着四个捉住一个,按在地上就是一顿狠打。直打得两父子屁股鲜血淋漓、喊爹叫娘。何永瑄只有三十三岁,还撑得住,何儒连年老体弱,熬不过酷刑昏过去了。打完板子又把他们拖上堂来,县令问永瑄:“赶快将你与长毛私通之事如实招来,我们已掌握你通匪的证据了!”说着晃动着手里的两封信。永瑄一见书信,才知道自己加入“拜上帝会”的事东窗事发了。不过他马上镇静下来说:“大老爷在上,长毛确实给我来过两封信,但我拒绝了他们,至今还是大清的顺民啊!”


县令大喝一声:“大胆反贼还敢狡辩,有长矛书信在此,为什么不举报?你三次上广西去干什么了?你家养了几个铁匠在做什么兵器?你组织了多少人吗?长毛封了你什么官?快快从实招来!“何永瑄一见书信就知道自己难免一死,只是可怜老父一大把年纪了也受了连累,于心不忍,于是说:“老爷在上,小人确曾参加过‘拜上帝会’,但这些与我父亲毫无关系,这事全是我一人所为。要杀就杀我一个人吧,请大老爷放过我父亲!”(何永瑄自知虽然自知死罪难逃,但他并未供出蒋锡凡等人,宁愿一个人承担一切责任,不愿连累其他人了。)县令见他已招供,就让他在口供上画了押,然后判道:“何永瑄私通长毛,图谋不轨,经审讯已供认不讳,判何永瑄立斩。明日午时三刻,押赴南门口沙场行刑!何儒连为一家之长,教子不严、知情不报,暂且关押吧!”说完退堂。


永瑄的三个弟弟在衙门外守候了半天,得知大哥被判了死刑、明日就要开刀问斩,都急得没了主意。因为这个案子是公开审理,况且这几年长毛造反让朝廷伤透了脑筋,各地方官生怕自己的地盘出事,所以,只要与造反有一点点相关联的事都不会轻易放过的。更何况何永瑄私通长毛铁证如山,当然是难免一死了。


当晚何永瑶拿了百两银子找到师爷,请师爷在县令面前求情,师爷将脸一沉说:“你大哥已经坐实是反贼,必杀无疑了。莫说是一百两银子,就是一万两也救不了你大哥的命了。明天准备收尸吧。”说完就拂袖而去。走了两步又回过头说: “怪只怪你父亲认了个好干儿子,是范九高发现你大哥藏在箱子底下的书信才来告密的。这种事情不暴露冇点事,一旦暴露了还能活命么?到这时,何永瑶才知道是范九高这个没良心的干下的好事!


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
中篇小说《中龙院轶事》连载:

一、(楔子)

二、第一回:庆三朝何家大宴客,信八字儒连收义子

三、第二回:入私塾顽童打先生, 司马塘永瑄遇名师

四、第三回:童子试书生连受挫,为游学两次上广西

五、第四回:东安县巧遇陈公子,听传教入拜上帝会

六、第五回:暗串联筹划大起义,湾子里私自造刀枪

七、第六回:范九高拜年丧独子,何儒达隐居拒说情

八、第七回:零碎客乱言泄机密,求罪证九高探义兄

九、第八回:搜书箱九高得密信,泄私愤县衙告反情


航拍西村坊,魅力不一样

醉美西村坊, 邀您过大年!



我要推荐
转发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