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 |夜凄凉的风雨,吴宫埋葬了西施

-回复 -浏览
楼主 2021-04-06 11:47:49
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

暂短

作者:吴兴华


上星期我送给你一束朝霞的玫瑰

流溢着春的气息,使人追想起江南

如今烛光伴着她洒下悲戚的眼泪

——玫瑰短的生命里并没有所谓明天

 

即使你暖的手掌曾以微明的泉水

洗涤她的黄的枝叶,润湿她干的面颊

永远无法停止的是将前来的凋萎

——而在这冷的世上凋萎的不止是花

 

闭上眼,我像看见往古哀艳的故事

麋鹿跂足在廊下,苔藓缘遍了阶石

宫门前森然立着越国锦衣的战士

——一夜凄凉的风雨,吴宫埋葬了西施。


(《森林的沉默:诗集》,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)


- 关于作者 -


他被誉为陈寅恪、钱钟书之后,20世纪中国文学史上第三代高学养之代表。然而1966年8月,45岁的吴兴华在文革中含冤而死。学者王世襄曾说:“如果吴兴华活着,他会是一个钱钟书式的人物。”


吴兴华(1921-1966)原籍浙江杭州,诗人、学者、翻译家。曾任北京大学西语系副主任。1937年考入燕京大学西语系,16岁时即发表无韵体长诗《森林的沉默》,轰动了诗坛。他是第一位把《尤利西斯》引进到中国来的人,他翻译的《神曲》和莎士比亚戏剧《亨利四世》被翻译界推崇为“神品”。他还写下了大量诗歌理论,并翻译了大量文艺理论,可惜在生活的动荡中,他的大部分文稿散佚不知所之。

吴兴华一家人合影

下文为谢蔚英《忆兴华》摘选

“我与兴华相识于1949年,我是他英文班的学生,当时常常为了我迟交作文而在下课时想溜号而被他逮住。当时我是个爱玩活跃的人,后面也总有一群拜倒的人,但后来我和兴华的感情与日俱增,原因是他始终对我坚贞不二,而且我极为敬佩他的为人和他的学问。”

“要说我们的关系也很奇怪,即使结了婚,他还是更像我的兄长、老师或者挚友,而不完全是丈夫。我比他小8岁,又是他的学生,他也知道我的性格不是念书做学问那种人,就像宠妹妹一样宠我。”“他不是爱玩的人,但礼拜天再忙也要陪我出去吃饭,再看场电影。有时候我们意见不一样,他都是坐下来慢慢讲道理,处处以理服人,我总讲不过他。”

“另外他也小有音乐天赋,他的男中音未经培训,但唱起来很动听,音色很准,我俩在谈恋爱时,他总给我讲故事、和我一起唱歌,在《世界名曲101》有两首我俩最喜欢的歌,一是Danny Boy,另一首是In the Gloaming。此两首歌皆为暗喻一鬼魂在对他心爱的人而唱,真不知在当时冥冥中是否有此暗示?”


◆ ◆ 

岁月一晃而过,我们能打捞些什么

请移步图文下方「留言区」


读吴兴华的诗,仿佛真的能看到好多往古哀艳的故事一帧一帧在记忆里聚敛,“麋鹿跂足在廊下,苔藓缘遍了阶石”中国古典诗学世界里那些意象,在他的诗境里复活,时间像是回到从前,让人久久耽于润湿的江南深巷里。


可是时间哪能回到从前。它不舍昼夜,逝者如斯。樱桃红了,芭蕉绿了,玫瑰短的生命萎了,一切变得如此匆匆又窘迫。“吴宫埋葬了西施”和苏子当年的“遥想公瑾当年,小乔初嫁了,雄姿英发。羽扇纶巾,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。”有着同样的宿命味道。在时间的无限面前,个体那渐渐凋萎的生命显得多么惨白无力。

 

还好记忆有回望的功能,那被回望的目光铸成的记忆,并非遗落在时光里的琥珀,而是年年岁岁都可采撷的朝霞般的玫瑰。即使容颜早已苍老,时间染白了双鬓,如果再次记起从前那些故事,它们会不会像微明的泉水般滋润心房?


文/小奇




《神曲》“地狱篇”第二节选段


我本是属于上下无着的人群,

有一位美丽蒙福的圣女来唤我,

我向她表示竭诚尽职的忠心。


她的双眸赛过了星光的闪灿,

她的语调是无比地柔和动听,

以天使似的声音,她这样对我说:


有劳你,生性仁恕的曼仕阿精灵,

(你的名声在世界上仍然传遍,

并且将继续传下去,永永无穷)


我有个朋友,但命运对他不友善,

如今在荒野里路途遭到了阻止,

使得他由于恐怖而向后退转;


我深怕他已经完全把方向迷失,

根据我在天堂里听到的经过,

可能我赶来援救已经是太迟。


请你快去吧,用你粲花的唇舌,

以及能保护他的一切方式,

帮助他,从而把我的忧虑解脱。


祈求你动身的是我,碧亚屈契,

来自我一心渴望回转的高天,

我这样申诉是受到爱情的驱使。


作者 / [意大利] 但丁

翻译 / 吴兴华

选自 / 《石头和星宿:译文集》,《吴兴华全集》第4卷,理想国2017



La Divina Commèdia


Io èra tra color che son sospesi,

e dònna mi chiamò beata e bèlla,

tal che di comandare io la richièsi.


Lucevan li òcchi suòi più che la stella;

e cominciòmmi a dir soave e piana,

con angèlica voce, in sua favèlla:


"O anima cortese mantoana,

di cui la fama ancor nel mondo dura,

e durerà quanto il mondo lontana,


l'amico mio, e non de la ventura,

ne la disèrta piaggia è impedito

sì nel cammin, che vòlt'è per paura;


e temo che non sia già sì smarrito,

ch'io mi sia tardi al soccorso levata,

per quel ch'i' hò di lui nel cièlo udito.


Or mòvi, e con la tua paròla ornata

e con ciò ch'ha mestièri al suo campare,

l'aiuta sì ch'i'ne sia consolata.


I'son Beatrice che ti faccio andare;

vègno del lòco ove tornar disio;

amor mi mòsse, che mi fa parlare.


Dante Alighièri, 1924





建国后,搁笔已久的诗人吴兴华,开始着手翻译但丁的《神曲》。此时的燕园,正处于新旧交替的当口,诗人活动的空间已被压缩的很小。依照意大利语原文的音韵和节拍,用诗体迻译这部鸿篇巨制,成为最后一件值得托付的心事。1951年4月1日,吴兴华写信给挚友宋淇:“Dante无疑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诗人,只要懂一点意大利文的人都绝不会否认这一点。”这位中世纪的缪斯,一直陪伴诗人到生命终了。

在《神曲》“地狱篇”中,迷失于荒野的但丁,被豹、狮、狼三只猛兽困住,古罗马诗人维吉尔现身,替他扫除路障,并引导其游览九圈地狱界。引用的第二节,维吉尔向犹疑不前的但丁,解释了其使命的来由,即受到天女碧亚屈契(Beatrice,今通译为贝雅特丽齐)援助的祈求。“我这样申诉是受到爱情的驱使。”碧亚屈契是但丁毕生笃爱而不得的一位女性,她在《神曲》中的所言所行,皆为但丁心声的投影。

1966年5月,“文革”爆发,吴兴华隐忧到“含沙射影、恶毒攻击”的罪名,忍痛烧毁了《神曲》译稿。幸运的是,经由妻子谢蔚英之手,他偷偷留下了“地狱篇”第二节这一片段。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,5卷《吴兴华全集》终得问世。这篇全集中唯一的残搞,穿透历史的熊熊火焰,永续着诗人“粲花的唇舌”之不朽。

或许,诗中的爱情也映照进了现实。1966年8月,焚稿不久的吴兴华,便在“文革”风暴中冤逝,如其“地狱篇”第二节末尾所译,“踏上了一条艰涩荒凉的小道”。而年近九旬的妻子谢蔚英,在今晚读下这烬余的诗稿,便如同碧亚屈契天堂接引但丁时所言:“我就从这条路,直往你所盼望的真理,庶几你以后不至于失去你唯一的渡口。”

荐诗 / 曲木南

2017/03/15


我要推荐
转发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