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年后重遇,两个小萌娃讽刺他:大白天竟调戏我良家妈咪!

-回复 -浏览
楼主 2020-11-20 16:18:57
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


苏瑾言抱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,站在包厢门外,抬手敲了几次包厢的门,都不见有人出来,震耳欲聋的音乐不停的抨击着她的耳膜,这样的环境使得苏瑾言不由的皱起了眉头。


苏瑾言已经没有耐心再等下去了,抬手推开了包厢的门。


包厢里完全是另一个天地。


灯光昏暗,没有任何嘈杂声。整个包厢里静悄悄的,唯独那空气里浓郁的酒精味,和桌上的几个空酒瓶酒杯,宣告着此前这里经历过一场聚会。


环顾整个包厢,只有一个男人斜躺在沙发上,男人很高,沙发不足以容纳他整个人,一条腿斜挂在边沿,修长的五指遮住了大部分容颜,似是门外飘进来的嘈杂声打扰到了他,男人促了促眉。


苏瑾言转身关上了门,隔绝了外面的世界。


站在沙发前,苏瑾言看着包厢里这个唯一的男人,略显局促,她没送过花,今天也是代班来送的。


男人好像睡着了,苏瑾言不知道是不是该上前叫醒他。


犹豫了几分钟,看着男人一点苏醒的迹象都没有,苏瑾言鼓足勇气上前,准备叫醒他。


“先生,您好,您定的花已经送到了。”


可沙发上的男人,好像睡的很沉,并没有醒来,只是皱着的眉头,似是加深几分。


“先生?”苏瑾言又往前挪了几步。


“滚!”


男人的声音冷的刺骨,即使就一个字,谨言也被吓退了好几步。


苏瑾言被这一声滚,吓愣了好一会儿。


回过神,看到那个男人,还是保持着之前的姿势,也没有睁开眼睛,好像刚刚那一声滚,只是她的幻觉。


但苏瑾言知道男人现在是醒的。


无论心里如何排斥,苏瑾言还是再次上前。


“先生,我只是来送花,花送到,我就会离开。麻烦先生用几秒钟的时间,收一下花。”


一口气把要说的说完,中间都不带停顿的,苏瑾言怕自己一顿,就说不下去。


此刻她虽然低垂着头,但是在自己刚刚开口那会儿,就感觉到了一道犀利的目光盯着自己,不用怀疑肯定是沙发上那个男人。


苏瑾言不敢抬头看他,此刻的她表面看起来很淡定,其实内心在打鼓。


都说有钱人难伺候,她怕自己一对上他的眼神,就会落荒而逃。


祁凌莫看着眼前的女人,低垂着头,大半个身子藏在了花束之后,虽看不清容颜,但是整体气质很文静。


“呵,既然你不滚,那就……承受留下的后果吧。”男人的声音依旧很冷,只是明显夹杂着怒气。


“什么?”苏瑾言被吓了一跳,抬头的瞬间对上了那猎豹般的眼神,仿佛眼前的自己就是他的猎物。


不知为何,苏瑾言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,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。


一边瞪大眼睛盯着男人,一边慢慢往门边退去。


在距离门口三步之遥的时候,男人突然起身,向她走来。


苏瑾言抛开花束,急忙转身,去够门把手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直觉告诉她,此刻必须远离这里,远离这个男人!


她的手刚刚触到把手,一股强横的拉力,使她整个人往后倒去。


苏瑾言闭上双眼,等待着与地面的亲密接触,还好包厢里铺有地毯,应该不至于太严重。


预料中的疼痛没传来。苏瑾言感觉自己摔进了一处柔软的地方。脑袋一阵晃荡,睁开眼,发现自己和男人的位置对调了,现在是她躺在沙发上,而男人就站在沙发前,仿佛一个王者,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。


他的眼神里有着愤怒,不甘,还有苏瑾言不懂的情绪。


祁凌莫看着眼前的女人,他想跟体内的欲望做最后一次的抗争。


苏瑾言看着男人,慢慢闭上了眼睛,趁着这个空挡,立刻起身准备离开。只是她刚一动,男人就睁开了双目。


不由分说,再次推倒了苏瑾言。


只是这次推倒她后,男人并没有起身,而是顺势覆上了她的身体。


“先生,你干什么!你现在放开我,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,不然我一定会告你的!”苏瑾言拼死挣扎着。可是未能推动身上的男人丝毫。


“我之前有让你离开,是你自己留下的。”此刻的祁凌莫很不好,体内的药效太霸道了,他怎么努力都压不下去分毫,反而随着时间越久越难以自控。“不会让你吃亏,事后我会给你补偿……”


听着男人霸道的自以为是的话,苏瑾言挣扎的更用力了。


“不,我不要补偿!你放开我,我求求你放开我!”


女人挥舞着双手,躲避着男人的触碰,使得祁凌莫更加烦躁。


为了让自己快点得到释放,他只能用一只手压住女人的双手,高举过她的头。另一只,直接扯住她T恤的领子,用力一扯,姣好的身段,白皙的皮肤,印入了他眼帘。


“你个流氓!我一定会告你的,你这是犯罪!”


祁凌莫不想再听到那些扰他兴致的声音,俯身堵住了那张嘴。


“唔……唔……”


苏瑾言还在挣扎着。


男人在她身上,略显生涩的探索着,渐渐的,苏瑾言的声音小了,挣扎弱了,也不知是挣扎的累了,还是被男人的吻融化了。


“嗯……”男人的手不经意抚过她的腰间,引起了她的震惊。男人像是发现了新大陆,之后总是有意无意的抚过那一处。


突然,沉沦中的苏瑾言,瞬间惊醒,可是一切都晚了。不知是身体上的疼痛还是内心的委屈,苏瑾言哭了,自记事以来,她就不曾哭过,不曾掉过一滴眼泪,可是今天她哭了。


男人也是一惊,抬头看着那双泪眼朦胧的眼睛。欲望使他的视线显得不那么清晰,可他就是看到了那双眼睛里不断溢出的泪水。


俯身吻上了那双眼。
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包厢内慢慢恢复了平静。


男人早就已经松开了苏瑾言的双手,只是她已经没有任何的力气去挣扎去反抗。男人还压在她身上,感觉很不舒服。


过了许久,苏瑾言觉得恢复了一些力气,推开男人起身。地上一片狼藉。


自己的T恤已经破碎的无法再穿,牛仔裤还算基本完好。


苏瑾言穿上男人的衬衫,和自己的牛仔裤,转身离开。


在拉开包厢门的瞬间,谨言转身看着沙发上的男人,男人五官精致深邃,是个难得的帅哥,可行事作风如此令人作呕。她要记住这张脸,若是有朝一日,自己能爬上金字塔的顶端,她一定会从他身上千倍万倍的讨回来。


之后不再留恋,转身离开。


祁凌莫醒来,第一时间看向身侧,可是这里已经没人了,整个包厢里又只剩自己一个人了。


只是一地的狼藉,提醒着他,之前的一切并非虚幻。他还记得他占有她时的那层阻碍,侧首,果然看到了那一抹殷红。


房间里没有看到自己的衬衫,只有一件残破不堪的T恤,静静的躺在地上,仿佛诉说着之前惨烈的战况。


“送一套衣服到fire—pub,888包厢来。”说完,不等对方答复,挂断了电话。


看着一地狼藉,祁凌莫再次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
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起了。


“二哥,滋味感觉如何啊?”


电话是打给周言均的,那个不知死活的纨绔子弟。


“周言均,你是嫌地球太安逸了,想去地狱里转转,是吗?”听着周言均的调侃,祁凌莫想杀人的冲动都有。


对于周言均的性格,祁凌莫很了解,知道他爱玩,但是一直都是有分寸的,这次居然敢算计到他头上了,他不教训一下他,怎么对得起他这作死的节奏。


“二哥,哪能啊,我这是为了你着想啊,我家太上皇下了命令,要我去非洲,说什么那里可以磨练我。我想啊我这一去,不知道何年马月能回来,你都26了,26诶,居然还没开荤,我这是在离开之前,想帮你测试一下你的某些功能是否健全嘛,而且说不定你会食髓知味,以后就欲罢不能了,这也算是我离开之前为你做的一件善事了。”


“你确定这是善事?”听着周言均的长篇大论,祁凌莫觉得自己这辈子交了他这个朋友,是最错误的决定,此刻要是周言均在他面前,他一定会亲手掐死他。


“肯定不会是坏事啊,你不信问问你家所有人,他们要是知道我让你开了荤,肯定会给我送锦旗的!”


祁凌莫想到家里那几位,头更大,妈妈和奶奶甚至怀疑自己是个gay,他怎么解释都没用,后来都懒得回应这个问题,要是让她们知道今天的情况,自己的安稳日子,估计要到头了。


“你最好给我闭嘴!要是我在外面听到什么流言蜚语,就算你在非洲,我照样能整死你!”


“二哥,火气别那么大嘛,气大伤身,而且你刚刚元气大伤,应该静心养气。而且我观察很久了的,幸福花店的那几个店员姿色都不错,而且据我观察,都是雏哦,无论哪个,都是你的艳福。好了,不跟你说了,我要登机了,结婚时记得给我寄请柬哦,再远我都会飞回来,送上我最真挚的祝福的。”说完直接掐断了电话。


看来,二哥对自己的安排还是满意的嘛,不然以二哥的脾气,早把他大卸八块,五马分尸了。看来这个险冒的挺值的。说不定过不了多久,还真能喝上喜酒了。


伴随着愉悦的心情,迈着轻松的步伐,踏上了自己的征途。世界各地的女人,基本上都玩遍了,就这个非洲女人,还没尝试过,黑一点就黑一点呗,到底还是女人啊,太上皇以为自己去了非洲,就能当和尚了,他想的太美好了。


还在包厢里的祁凌莫,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,放下了手机,算着时间,助理送的衣服快到了,起身去了包厢里独立的洗手间,先洗一下澡,不然这样的情况,他实在穿不上衣服。


陈瑜到了老板指定的包厢里,没有看到人,只有一地的狼藉,看着凋零的玫瑰,破碎的衣服,不难想象之前,这里经历了什么。


随后听到了洗手间里似有流水的声音。上前轻轻扣了一下。


“boss,衣服送到了,我放在门口。”说着陈瑜将装着精品西装的纸袋放在了门旁。


“你先去包厢外等着。”


祁凌莫没有在下属面前裸奔的癖好,他进了洗手间,这里是酒吧包厢,洗手间里连基本的洗漱用品都没有,只有一瓶洗手液,而且即使是有浴巾什么的,他也不会用。


只是简单的用清水冲洗了一下身体,换上门口的衣服。


有恢复了往日的衣冠楚楚,不见丝毫狼狈。


包厢外的陈瑜听到老板的召唤,再次推门进来。


“你去查查,幸福花店的几个店员的资料,我要详细的带照片的。”


收到命令,陈瑜不敢耽搁,我能感觉到今天boss的心情并不是太好。他还是好好干活,免得被殃及当炮灰。


祁凌莫起身离开,经过那件破碎的T恤衫的时候,用脚踢开了,衣服被踢出了一米以外,随着衣服的挪位,在它原来的地方,露出了一块玉牌。


祁凌莫低头看着玉牌,犹豫了半分钟,还是弯腰捡起来了。


这是祁凌莫第一次弯腰捡地上的东西,他从来都不屑于捡地上的东西。


那块玉牌捏在手里,触手生温,玉料很好,这样的玉料,现在市场上已经少有了,这样的东西居然会出现在一个花店店员的身上,有意思。


祁凌莫摩挲着玉牌,感觉有些细纹,细看之下,上面有一个言字。


“言?很好,我们很快会再见的。”


陈瑜觉得今天的boss可能早上醒来的方式不太对,作为下属,要不要提醒一下boss,回去睡一觉,然后再用正确的方式醒来呢?


算了,为了自己的小命,还是闭嘴干活吧。


祁凌莫不知道自己下属心里的想法。把玉牌握在手心,离开了酒吧。


两个月后。


苏瑾言坐在电脑前,屏幕上是两张少女的脸,一个眉头深锁一看就是心事重重,另一个比较平静,但是眉眼间能看出有些担忧。


“谨言,你到底怎么了?你这样坐着已经半小时了,啥都不说,我已经脑补了n种可能了,你有什么事就告诉我,我们一起解决,好吗?你这样啥都不说,我会被逼疯的!”孟璐实在忍不住了,她本就是一个性格跳脱的女孩,半个小时已经达到一个极限了。


苏瑾言看着屏幕里的孟璐,她不是不说,而是不知该如何开口。他该如何告诉自己的好朋友,自己因为替她送了一束花,回来肚子里揣了两娃。


“没事,璐璐,我在为这个星期的设计作品烦恼,导师太严厉了,要求每个星期都必须上交一份满意的设计作品,这一个星期,我都没啥灵感,所以想着看能不能在你身上得到些灵感。”最后瑾言决定还是不告诉孟璐了,现在自己在法国,告诉她,她也帮不了什么忙,反而徒增她的烦恼,她也一定会愧疚自责的要死。


孟璐对于她所谓的原因虽然也有些怀疑,但是想想这几年除了设计上的问题,都没见谨言把其他的事情放心上过,也就不再深究了。


6年后,B市机场。


苏瑾言一身天蓝色小洋装,身侧跟着两个小萌娃,两萌娃都穿着淡蓝色的小西装,那容貌,一看就是一对双胞胎。


三人都拖着一个行李箱,只是苏瑾言的是大号粉色hello Kitty款,两萌娃的是小黄人款。


三人并肩走出机场,如此的组合,在机场引起了一些小骚动,大家看着那一对萌娃,小姑娘们,觉得自己早出生了十几二十年,不然就有机会给两小萌娃当媳妇了,一些妈妈奶奶级别的看着孩子,觉得自己要是年轻个三五十岁就好了,那样她们还有机会生出这样一对儿子来。


孟璐站在人群外,看着那母子三人,快要被人群淹没了,只能上前解救她们出水火。


“大妈咪,你真坏,你刚刚居然就站在外面看着我和哥哥妈咪被那些奶奶阿姨们欺负。”远离了人群的包围,贝贝嘟着嘴,表达着自己的不满。


“哟,你确定你被她们欺负了?我刚刚看着就你乐在其中啊。”孟璐觉得这个孩子太逆天了,刚刚三个人被包围,宝宝就一直躲在谨言身后,远离那些毒手魔爪,可这个贝贝,就一个劲往人群里钻,哪个长的好看胸大的,他就往哪个身上挤,那几个女人,丝毫不觉得被贝贝揩了油,还一个劲的夸贝贝,那一双双的眼睛里直冒爱心,巴不得马上打包带回家。5岁的孩子,居然就能撩的一手的好妹。


“大妈咪,你这就不懂了吧,我这是为了救妈咪和哥哥,牺牲我自己,要不是我在前线挡着,她们早就把魔爪伸向哥哥了,那样的话,会世界末日的。”贝贝觉得,真是太委屈自己了,牺牲了自己,居然还不被理解,还不是因为哥哥讨厌跟别人接触,他也就只能勉为其难自己上前线咯。


“呵呵,你太委屈你自己了。”孟璐看着贝贝那一脸的委屈,要不是早就知道他的脾性,估计也会被骗到。


“恩,大妈咪,其实贝贝心里是很排斥那些美女的。”贝贝好像没有听出他大妈咪话里的含义,还一副你知道我受委屈了就好的表情。


“谨言,你确定这个货是从你肚子里跑出来的?”孟璐觉得自己对贝贝已经无言以对了,只能转头看向自己的闺蜜。


当年谨言一只瞒着自己,直到孩子生下来后,一次无意间的通话,让她听到了孩子的声音,再三追问下,才得知,谨言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,当时惊的她都要三观奔溃了。


“你看看宝宝的容貌,对比一下,看看是不是还有其他可能。”谨言对于小儿子的性格也是颇感无奈,她也不知道他的性格随了谁。当年那个男人,虽然没接触过,但也应该不至于如此的逗比。


“那会不会两个都抱错了?”


“大妈咪,请不要殃及无辜。”孟璐话还没说完,就被旁边的宝宝打断了。


“哈哈,看吧,还是我比较好吧。大妈咪。我告诉你,我和哥哥百分百都是妈咪肚子里跑出来的,这个你就别怀疑了,有我这么无比帅气可爱的儿子,你应该感到荣幸的,虽然只是干儿子,但也是儿子的一种啊!”


看着贝贝的嘚瑟样,另外三人都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了别处。


谨言表示这个孩子可能真的跑错肚子了。


宝宝表示幸好呆在一起的10个月,没有传染到他的蛇精病。


孟璐表示这个孩子没救了。


孟璐带谨言他们去了华庭公寓,那是一处中档小区,虽不在市中心,但是开车不过半小时就能到,而且附近有超市、商场、幼儿园,房价也算公道,刚巧遇上一对小夫妻要出国,急于出手,当时孟璐跟谨言介绍房子情况的时候,她丝毫没有犹豫,就定下了,也没有让那对小夫妻吃亏,按照市场价格给的。


孟璐打开门后,就把房子的钥匙递给了谨言,“这是房子的所有钥匙,每个锁都三把钥匙,你要是不放心,可以找锁匠换一下大门的锁,毕竟你们孤儿寡母的,还是注意点安全比较好。”


谨言放下行李,接过钥匙,“恩,我懂,下午去找物业。”


谨言看着整个房间的格局,两室一厅,一厨一卫,房子不大,但是装修很温馨,非常适合她们母子三人。


贝贝刚进门,就拉着哥哥去了卧室,他很关心自己以后住的房间是个什么样的。


这不,谨言和孟璐刚坐下,就传来了他的大嗓门,“妈咪,你快来,这个房间好漂亮哦,还有小黄人呢。”


谨言疑惑的看向孟璐,刚搬进来的房子,怎么会有东西?


孟璐只是看着谨言笑笑,并没有说话。


当谨言看到那个儿童房,傻了。整个墙体颜色是淡淡的天蓝色,墙上还有不少卡通贴纸,两张并列的婴儿床,床上还有小黄人人偶,地上也有不少玩具。


“璐璐,谢谢你。”


“谢什么,宝宝贝贝也是我的儿子啊,这些年他们都在国外长大,我这个大妈咪占着名分,都没有为他们做过什么。你放心哦,我用的漆料都是绿色无毒无味的,虽然是新刷的,但是绝对不会影响孩子健康的。”


“恩。”谨言对着孟璐笑笑,不再矫情客气。转身看着两孩子,“宝贝,这些都是大妈咪为你们准备的,你们是不是要谢谢大妈咪啊。”


“大妈咪,谢谢你,我很喜欢这个房间。”贝贝一边说,一边张开双手向着孟璐跑去。


孟璐怕孩子摔着,即使知道这个孩子的性格,还是开心的接住了他。


“谢谢大妈咪。”还站在原地的宝宝,脸上虽然没有太多表情,但是眼底还是流露出了些许高兴的因子。


“既然宝贝都喜欢大妈咪的礼物,那两位大帅哥晚上赏个脸,陪大妈咪吃顿饭吧。”


“没问题,大妈咪你就准备好钱包吧。”说着,就吧唧一声,在孟璐脸上亲了一大口,逗的一屋子的欢声笑语。


有时候,家里有个活宝,烦恼都能少不少。


晚上,两美女两萌娃的组合出现在酒店,又引起了小范围的轰动。为了能安心吃顿饭,他们只能放弃大堂的位置,定了一个小包厢。


包厢内,谨言看着贝贝爬上爬下,没一会儿消停的,都不知道他哪来的精力,坐了一天的飞机,下午她们在收拾房子,两孩子也在帮忙,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都没午睡,现在看他好像一点都不累,反而自己有点蔫蔫的,提不起多少精神。


“妈咪,我想去洗手间。”


正在翻菜单点菜的谨言听到,只得放下了手中的菜单,准备推给孟璐,让她点菜。


“妈咪,我让哥哥陪我去吧。你点菜。”


说完,也不等宝宝同意,拉过他就往门外走去。


有宝宝的陪同,谨言也就随他去了,继续看自己的菜单。


“谨言,幸好你生了两个,要是就一个贝贝,那你就要天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了。”孟璐对于贝贝的言行,真的是又爱又恨啊。


“谁说不是呢,这几年,宝宝很懂事,很多时候都是他管着贝贝。”说到两个孩子,谨言眉眼间都透露着满足。


洗手间里,贝贝洗完手,看到哥哥在旁边烘着手,自己的一双手,刚从水里捞出来,还滴着水,偷偷捂嘴一笑,把手对着宝宝的脸一甩,转身拔腿就跑。


宝宝感到脸上一阵冰凉,正想出口训斥,转身就看到了贝贝被一个物体给反弹回来,摔倒在地上。


连忙上前扶起弟弟,检查他有没有摔伤。


贝贝搭着哥哥的手,站起身,拍了几下屁股,“我没事,没摔着。哥哥别担心。”


“还说,走路都不长眼睛,不看路的吗?”宝宝训了弟弟一句,转身看向刚刚被弟弟撞到的那个物体。


是一个很高很帅的叔叔,宝宝只有仰着头才能看清他的脸,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生气。


“对不起,叔叔,我弟弟走路比较莽撞,不小心撞到你了。”


祁凌莫看着面前只到自己大腿的两个孩子,莫名的有一种亲近感。


“叔叔,你能不能蹲下来和我们说话啊,我这样仰着头很累。”贝贝仰头看着这个帅叔叔,一看就很喜欢他,不知道能不能把他拐回家给自己和哥哥当爹地呢?但是叔叔太高了,自己的脖子好酸呐。


祁凌莫看着他脸上生动的表情,嘴角露出了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微笑。


也不知为何,他真的就蹲下了身子,和他们保持平视,只是因为内心里舍不得看他们难受。


“你们……叫什么名字?”从来不曾和陌生人攀谈的祁凌莫,声音显得有点生硬。


“这样说话就舒服多了。叔叔,我叫贝贝,这是我哥哥,他叫宝宝,他不爱说话,是个闷葫芦。我们是双胞胎,我比哥哥晚了半小时,妈咪说我们两都是她的宝贝,所以就叫我们宝宝贝贝。”


贝贝在介绍自己的时候,顺带还介绍了一把自己的哥哥,而且他有必要跟叔叔说清楚,哥哥平时就这副死样子,免得叔叔以为哥哥不喜欢他,这样他们就可能错失了一个英俊潇洒的爹地。


只是他好像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,这个能不能当他爹,好像关键因素不在他俩,这不是应该由他妈咪决定的吗?


祁凌莫看着这个有趣的孩子,越看越喜欢,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小孩子这么招人喜欢啊,还伸手摸了贝贝的头。


就在贝贝准备向叔叔介绍一下自己家的另一个成员时,门外传来了他妈咪的声音。


“宝宝,贝贝,你们还在里面吗?”


“我妈咪来找我们了,叔叔我要回去吃饭咯。”贝贝笑着对祁凌莫挥挥手,和哥哥一起往外走去。


“恩,以后走路小心点。”祁凌莫看着出去的两个孩子,心里有点失落,有点不舍。抬头看着门外等着的那个女人,正伸手牵过两个孩子,转身往回走。那个侧影,似乎有点熟悉。



未完待续……

由于篇幅限制,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,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“阅读原文”先睹为快!或者识别下方二维码:


长按【二维码识别继续阅读~

我要推荐
转发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