辛泊平专栏:解读张执浩《动物之心》|新诗经

-回复 -浏览
楼主 2020-09-20 16:18:47
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

请点击蓝色字体“喜闻”,免费订阅




张执浩,1965年秋生于湖北荆门,1988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历史系。现为武汉市文联专业作家,《汉诗》执行主编。主要作品有诗集《苦于赞美》《动物之心》《撞身取暖》和《宽阔》,另著有小说集多部。作品曾入选200多种文集(年鉴),曾先后获得过中国年度诗歌奖(2002)、人民文学奖(2004)、十月年度诗歌奖(2011)、第十二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奖(2013)、首届中国屈原诗歌奖金奖(2014)等奖项。


动物之心 

        ——给顶儿

张执浩


再过几天就是你十六岁的生日

“亲爱的”,早上醒来看见你剩在餐桌上的

半杯牛奶和一堆碎蛋壳,我念叨:亲爱的

这些天,我一直想当面对你说

结果只能默默地

对你杂乱的书桌说

对你塞进洗衣机里的外套说

对你上学的那段水泥路、街道,对你路过的

穷人、富人,对你带动的空气,说

“亲爱的”

我渐渐变成了一个心口不一的人

一个色厉内荏的人

一个碎嘴的男人——而这恰恰是我

用了四十年时间来反对的

我渐渐变成了我的敌人

亲爱的女儿,你也会用恨的方式表达爱意

而这一切

缘于我们都有一颗动物之心


辛泊平读解

在60年代的诗人里,我一直对张执浩心存好感。因为,他作品的大气和从容、稳健与优雅,有书卷气,有大师相。从他的长诗《美声》开始,不论在纸刊还是网络论坛上,只要是张执浩的作品,我都会认真阅读,都会有选择的收藏。我越来越喜欢他诗歌中如远山一样的沉静,如湖水一样的幽深。那是一种绝对的审美享受。可以这样说,在这个诗人以练习表演来获得掌声的年代,张执浩的低调是一种绝对的清醒和智慧。他自信地站在诗歌肥沃的土壤上,像朴实的乡下农人侍弄庄稼一样,精心地打磨那些充满玄机也充满可能的词语,冷眼看红尘风云,静心弄幽兰,举手投足之间,便是秀口华章。


他的近作《动物之心》依然是让人瞩目的上乘之作。只不过题目有些突兀,给女儿的诗怎么会联系到动物之心呢?带着这样的疑问,我进入了这首短诗。一个中年的父亲,面对花季的女儿,可能更多的就是失语,是让人不安的沉默。这不是个案,而是常态。然而,父亲的爱在那种无声无形的状态下却无处不在,它就像影子一样紧跟着女儿,在她“杂乱的书桌”,在她“塞进洗衣机里的外套”,在她“上学的那段水泥路、街道”和她经过的穷人和富人,甚至在她“带动的空气”里。可以说,这是一种背对当事人的爱,是爱在代际之间的转向,是爱最稳妥的选择,当然,也是一种揪心的妥协。在时间面前,一些爱必须转身,一些爱必须让位,一些爱必须掩饰,一些爱必须埋葬,这是自然的法则,是人生的秘密。所以,才会出现爱在爱的对象面前不会表达,正如诗人发现的那样“我渐渐变成了一个心口不一的人/一个色厉内荏的人/一个碎嘴的男人——而这恰恰是我/用了四十年时间来反对的/我渐渐变成了我的敌人”。诗人洞悉时间给爱涂上了万花筒的色调,因而怅然若失,在爱里走上了爱的背面,在时间的链条上踏上了尴尬的方舟。然而,正是在这种看似悖论的两难中,诗人却真切地触及到了爱的本原,那就是欲理还乱,欲说还休,那就是笼罩,而不是给予,甚至“以恨的方式表达爱意”。此时,爱不需要语言,不需要技巧,它就是一种本能,像动物之爱一样,虽然不浪漫、不华美、不惊天动地,但它带着血,连着筋,实实在在,地老天荒。


诗人的语调是低沉的,但低沉之中有隐忍的火焰,让读者在优雅之中感受爱之所以不绝、生命之所以生生不息的真谛。


辛泊平

诗人,评论家

70年代生人,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中文系,大学时开始发表作品,现已在《人民文学》《诗刊》《青年文学》《文艺报》等海内外百余家报刊发表作品,并入选多种选本,有作品被译介到国外,著有诗歌评论集《读一首诗,让时光安静》《与诗相遇》等。曾获中国年度诗歌评论奖、河北省文艺评论奖、秦皇岛市文艺繁荣奖等奖项,河北省青年诗人学会副会长,现居秦皇岛市。

《读一首诗,让时光安静 》

辛泊平  著


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

2016年12月出版



点击下列 蓝色文字 查看精选内容

帕斯捷尔纳克的怕和爱死亡赋格:保罗·策兰林贤治:我的文章是一种隐喻危险的中年:我们这代人的怕和爱米沃什:诗的艺术袁伟时:中国多了个“80后”布考斯基:写诗的硬汉汉娜•阿伦特:我愿意屈服于谦卑耿占春:退藏于密海波:凄凉犯简史余英时:怎样读中国书李以亮:给自由免疫的,唯有责任梭罗:论公民的不服从韩东:关于文学、诗歌、小说、写作……朵渔:黑暗时代的精神遗嘱章诒和:啣石成痴绝,沧波万里愁阎连科:上天和生活选定那感受黑暗的人高行健:为了自救而写作苏珊•桑塔格:来自“土星”的本雅明伊沙:口语诗论语毛焰自述:真正的天才就是信念奈保尔:我相信文学的纯洁北岛:写作与生命哈维尔:难以预知的历史吴思:恶政是一面筛子王小波:知识分子的不幸哈金:从文学内部来谈文学陈嘉映:教育和洗脑索尔仁尼琴:活着,并且不撒谎阿列克谢耶维奇:专政之美和水泥中的蝴蝶之谜托克维尔:为什么总有些人怀有奋进之心却少有大志柴静:没有法律保障谁都有可能被枪毙弗罗斯特:谈谈“巨大的忧虑”本雅明:国家对色情文学的垄断刘小东:艺术是个注定要失败的行业西川:中国诗人在世界上还没树立起自身形象哈耶克:头脑的两种类型余丛:有人要为赖皮的现实唱赞歌扎加耶夫斯基:在雅典和耶路撒冷之间帕斯:博尔赫斯,射手、弓箭和靶子胡适:新年的几个期望诗人最隐蔽的对话者,只存在于“文学的晚年”余华:权力在中国的傲慢态度尼采的启示:人何以承受悲苦人生?鲍曼:后现代世界的知识分子朋霍费尔:蠢人比恶人更可怕贾科梅蒂:我从来不相信偶然机会




优秀公众号推荐

Title


微信号:Dailyfreeing
去典型化播报,最具生命力一天


微信号:idengart
点亮人生,启明中国


微信号:cluodrank
新媒体服务平台


微信号:Lxjclass
掌上教育专家,家长贴心顾问


商业合作或投稿

请发邮件至:xiwenart@sina.com

微信号:xiwenart
喜闻,可能的生活
我要推荐
转发到